最前线 | 470亿美元估值的WeWork从未盈利,但也要上市了。

可惜投资人们对这种蓝图远大但囊中羞涩的公司没那么多耐心了。

招股书终于出炉,WeWork的控股公司The We Company预计最快于9月挂牌。

Lyft与Uber之后,美国股市又将迎来一家从未盈利但估值超高的公司。以470亿美元的估值,WeWork足以创造今年继Uber之后的美股第二大IPO。

WeWork的估值一直在伴随着质疑增长。去年4月,WeWork的估值还是200亿,当时的质疑声已经不绝于耳,但一年后价格还是翻了一倍。这里面有软银不少功劳。

自2011年诞生以来,WeWork已经募集了120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大多数来自软银。2019年之前,软银共向WeWork投资了80亿美元,其中包括去年11月投资的30亿美元。去年12月,软银还计划向WeWork继续注资160亿美元,但今年1月,注资金额被削减到了接近20亿美元。

招股书显示,今年上半年,WeWork收入15亿美元,净亏损9亿美元。2017年,WeWork收入8.86亿美元,净亏损9.33亿美元;2018年收入18.2亿美元,同比增加105.4%,净亏损19亿美元,同比增加103.6%。

WeWork难以压低的成本是由它较重的商业模式决定的:从地产商手里拿楼,签下长期租约,自己花钱改造,然后再向外出租工位。随着规模扩大,拿楼和改造的成本也会越来越高。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初,Wework长期租约合同高达140亿美元,该公司签署的未来最低租赁支付义务也有472亿美元。

现在,WeWork账上仅有24.73亿现金类资产,仍然非常依赖融资。据路透社报道,WeWork计划通过IPO募资30至40亿美元。在这之前,它已经从摩根大通、高盛等金融机构获得了6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一百亿美元如果顺利到手,可以让WeWork的债务压力暂时减轻。

但到底能不能筹集这么多钱还值得怀疑。去年5月,由于投资过多、长期负现金流以及租赁合同久期的不匹配,标普和惠誉公司给予WeWork的债券“垃圾”评级,认为其抵御经济周期风险的能力薄弱。另外,今年与它风格类似的两家公司,Uber和Lyft的IPO也都不太理想。

5月,Uber以82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远未达到去年9月华尔街银行家们1200亿美元的预期。比它早一步上市的Lyft更是在上市第二日股价下跌近12%,跌破发行价,至今也没涨回发行价72美元。

投资人们对这种蓝图远大但囊中羞涩的公司没那么多耐心了。

按软银财报中提到的从投资Uber中获得的约38亿美元的收益可以算出,软银的投资回报率仅为3.6倍。而20年前亚马逊和eBay上市时,给投资人带来的平均收益率分别为32倍和68倍。

据招股书,软银在Wework是除创始人外持股比例最大的股东,但CEO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还是牢牢控制整个公司,并将在上市后获得超过一半的投票权。

亚当·诺伊曼是WeWork上市前投资人心中的另一不确定因素,他曾把自己的房产租给WeWork,并赚取了数百万美元。另外,赶在IPO前,诺伊曼已提前套现7亿美元。他的妻子Rebekah Paltrow Neuman被指定为公司继任者之一。现在,她已经是WeWork的关联业务WeGrow的CEO,而这种家族企业作风并不招华尔街喜欢。

今年5月,WeWork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亚当·诺伊曼说:“我们花10亿美元,可以增加23.6万张办公桌,边际贡献率能达到27%。所以未来15年,10亿美元将带来247亿美元的边际收益。我们在打造能够产生现金流的产品,而不是在价格战中提供更高的薪水和折扣。”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管埋员的头像-小北的自留地

昵称

取消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