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途歌」陨落:多处资金被冻结、拖欠房租官司重重。

这是重资产生意,烧钱很快。

编者按:本文来自36氪「未来汽车日报」(微信公众号ID:auto-time),作者:程潇熠。

途歌大门上着铁锁 图|程潇熠

作者 | 程潇熠

编辑 | 梁辰 

“死亡,是所有分时租赁公司的最终命运。”共享汽车平台EZZY创始人付强曾在2016年预言。

一年后,EZZY团队解散。三年后,其曾经的同行者途歌也关上了大门。

途歌成立于2015年7月,曾是共享汽车领域诸多竞争者中的佼佼者,一度被资本市场热捧。截至目前其公开披露的融资多达6轮,累计近5亿人民币,投资方包括真格基金、SIG海纳亚洲等。

巨额融资没有救得了途歌,从2018年底开始,途歌陆续被曝出资金问题,多地用户反映途歌押金难退。

近日,途歌因为公司法人及董事、监事悉数从工商备注中退出,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

7月23日,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了解到,途歌在北京的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人员失联,所属办公楼物业因其拖欠房租,也正走法律程序。

多处资金被冻结

据工商变更资料显示,7月22日,共享汽车公司途歌的经营主体北京途歌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创始人王利峰卸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及经理,改由石玉莲接任。同时6名董事及监事全部退出,新增监事袁海亭。

未来汽车日报多方联系,并未了解到石玉莲、袁海亭等人相关从业背景。

另有备案信息显示,该公司因未支付工资等原因,被3次列为失信被执行人,CEO王利峰于今年1月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

在2018年8月至2019年1月期间,途歌在成都、西安、南京等地的分公司也陆续出现经营异常,当地工商行政管理局无法与途歌登记的住所及经营场所取得联系。

此外,途歌还因为几起法律诉讼,多处资金被冻结。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19年1月24日,途歌名下价值242,580元的财产因深圳市万车汇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诉讼被北京市海淀区法院查封。

今年2月26日,因北京中青旅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诉讼请求,北京市丰台区法院冻结了途歌名下934,706元的银行存款。

人员失联、拖欠房租

7月24日,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在途歌在北京的办公室发现,这里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人去楼空。

公司原来的玻璃门现在上着一把铁锁,屋内空空荡荡,仅剩吊顶上垂下来的小汽车、小轮胎的卡片。

角落里还残存四把转椅,靠近窗户的墙上有一面黑板,上面写着“六一儿童节快乐”。

途歌出行办公室现场拍摄 图|程潇熠

办公室所在的大厦物业公司人员称,途歌还拖欠部分房租,但相关负责人一直联系不上。

物业公司准备下月清退途歌此处办公场地,并试图走法律程序追要房租。

“明星”陨落

时间回到2015年,途歌出行成立,入局汽车分时租赁市场。4年内完成了6轮融资,彼时诸多业内人士认为途歌出行离上市只有一步之遥。

其实途歌是共享汽车风口的受益者。2018年6月,全国注册的分时租赁共享汽车企业已经超过400家,运营车辆超过10万辆。其中既有上汽、一汽、吉利、戴姆勒等整车厂也有像途歌这样的初创公司。

罗兰·贝格国际管理咨询公司(RolandBerger)也曾在其报告中预测,中国汽车共享出行市场中用户的需求远大于市场的实际供给,2018年汽车共享出行潜在市场容量有望达到1.8万亿元,或将占全国GDP总量的2.7%。 

彼时,途歌宣布已在7个城市运营车辆超过7000台,注册用户超过350万。号称是共享汽车领域投放车辆最多、市场份额领先、成长最快的共享汽车品牌。

然而才到2018下半年,在ofo用户聚集要求退还押金时,途歌也被曝出押金难退。

“其实去年10月开始就有人反映退款难了,但那时候我没多想。”途歌用户李莉对未来汽车日报说:“后来维权平台的TOGO(途歌)投诉越来越多,我就觉得不对劲了。”

2019年1月2日,途歌时任CEO王利峰在北京十里堡附近遭途歌用户及员工围堵8小时后回应称,“目前途歌遭遇到了困难,的确没有做到正常退押金,但押金退还问题可以解决。”

在这之后,王利峰消失了半年。

用户退款无望

上述途歌用户李莉在2018年12月初发起退款,期间多次拨打客服电话,但一直无果。如今,途歌客服电话已经成了无效号码,途歌APP也无法登陆。

“不用抱希望啦。”另一名途歌用户王凡对未来汽车日报说。作为一名与途歌同层办公的企业员工,他目睹了春节以来途歌用户维权的全过程。

“春节过完就一大堆人来这(途歌)门口维权,刚开始真能退(押金)。再到后来这边就没人了,谁来喊都不好使。”王凡说。

据途歌公开数据显示,途歌押金为1500元,其平台注册用户接近200万人,押金总额预估在30亿元左右。

途歌之外,从2017年开始,有一批共享汽车公司陆续出现押金退还问题。

未来汽车日报根据公开资料列举部分已出现问题的企业如下: 

曾有业内人士对此分析:“共享汽车不同于共享单车每辆自行车几百元到上千元,一辆汽车成本动辄几万元起步,这是重资产生意,烧钱很快。没有巨大的资方背景、整车厂支持,很难和汽车制造商议价。小而美的模式,在这行很难生存。”

如今,共享汽车行业的洗牌仍在继续,一批创业公司“死去”,但主机厂商们开始纷纷转型入局。也许新资本的注入能将共享汽车从寒冬中解救出来,但上百万名未退押金用户仍需要上述企业交还一个答复。

(文中李莉、王凡均为化名。)

我是36氪未来汽车日报作者程潇熠,关注智能网联、自动驾驶及共享出行动态,欢迎沟通交流。请加微信tuanzi_C,添加请备注姓名、公司、职位。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 管埋员的头像-小北的自留地

    昵称

  • 取消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