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巨头内的“斜杠青年”。

在上一期中,我们介绍了法国巴黎银行在中国“谋定而后动”,稳扎稳打实践开放式创新的案例。这一期中,让我们走进一家科技巨头,看看他们是如何积极主动地孵化“斜杠青年”,来实践开放式创新的……

Kr8特邀作者

黄震:开放式创新(Open Innovation)的观察者、研究者。目前供职于某欧洲汽车品牌,负责自动驾驶与对外战略合作;曾担任罗兰贝格云赛创新中心运营部总监,并在德国曼海姆大学商学院期间追随导师学习并研究开放式创新。

深圳,盐田区。

这是英特尔的生命科学解决方案架构师Y和L同华大基因的第6次会面。华大基因正在寻找高性能的数据压缩解决方案,帮助公司提高数据压缩效率,同时降低存储系统成本。由于基因数据本身很大的冗余度,所以对于数据的压缩比提出很高要求,可以满足要求的方案,少之又少。

Y和L想到了利用英特尔的QAT加速器来提供解决方案,但是,QAT当时并没有在数据存储中进行大规模的应用和推广,推出最终成型的产品可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同时,英特尔内部的研发流程、华大基因的采购流程等等,似乎都在束缚着方案的落地实施。

午餐时间,Y和L正在焦虑的讨论着问题。突然,他们想到了英特尔内部的I2R……

从理念到现实的探索

I2R,Idea to Reality,从理想到现实。这是英特尔中国从2013年起在全公司开展的创新项目,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帮助员工把创意转化为产品,并最终把产品推向市场。最初的I2R只是征集创意和想法,经过筛选给予优秀的创新项目以资金和测试资源支持等。

但是员工的积极响应以及踊跃参与出乎管理层的意料!发起该项目的英特尔中国战略办公室也开始思考,如何更好的利用I2R的平台来激发员工的创新潜力。更为重要的是,是否可以在I2R的平台上寻找到一些可以成为未来增长点的产品,并且将他们尽快推向市场。在2015年,I2R在英特尔中国各地全面开展,并且开始邀请外部导师,向入选项目的成员提供技术和业务两方面的培训和研讨会。

2017年,英特尔的I2R项目更进一步,推出StartupX,并且让入围团队从高大上的研发中心、办公楼,直接进入了创业者扎堆的创新加速器XNode。每个月,入围团队的全体成员都会来到XNode,接受外部导师的培训和指导,同时,也在加速器内同其他创业者一起交流互动,探讨问题。

目前,英特尔的I2R已经形成了较为清晰的流程,整体分为两个阶段:孵化和加速

孵化阶段,任何英特尔的员工都可以在线提交自己的创新想法,经过评估委员会审核认可之后,就可以进入I2R,并且接受培训,完善产品原型,深度思考顾客、价值提供、盈利模式以及竞争力,并提交商业计划,在Selection Day进行集中评选。

从2018年起,Selection Day开始在外部创新加速器中进行,并且呈现出很强的Pitching风格:入选团队的领导者如同初创企业创始人一般,在5分钟的时间内快速并完整的阐述创意和商业模式,并且在之后的3分钟内面对8位来自英特尔各部门资深专家的问题,进行快速的回答。

之后,通过Selection Day的优胜企业(每年一般5-7支队伍)会进入第二阶段为期六个月的加速环节。英特尔会根据项目的前景,给予项目团队在技术、资金、培训、市场与公关等方面的全方位支持,在最终的Demo Day上进行公开展示。许多出色的项目,I2R还会链接客户、投资方等资源,帮助创新项目进行市场落地。

在过去的两年,通过I2R项目,英特尔已经收集了超过600个的创新想法,同时有约50个加速器的项目脱颖而出成功实现产品落地。仅仅2018年,就创造了1600万美元的增收。

Intel I2R Selection Day 现场

继续Y和L的故事......

Y和L成功入选孵化阶段之后,驻场导师帮助他们仔细梳理了QTA的技术难题,从中发现硬件和软件的集成是问题的瓶颈,需要加速器与标准的文件系统等进行集成才能真正成为一站式的解决方案。

通过Y和L以及驻场导师的不断打磨技术方案和商业模式,他们成功的帮助华大基因提高了数据的压缩率,并且同时降低成本,增强了系统的二真题性能。以128G的原始数据为例,在Y和L提供的方案下,实现了70%的压缩率,并且在32个进程同时运行的情况下,将压缩时间缩短了2.7倍,同时处理器的占用率还从78%下降到了19%。

但是,这还不是最后的结尾。在此之后,I2R项目不仅继续给予Y和L提供经费、设备和技术指导,同时也帮助他们对接到一家OEM开展市场计划,并且还在不断开拓客户群体,以努力让这项技术可以在更为广阔的领域发挥更大的力量。

Y和L依然在探索的道路上,他们希望将加速器与分布式文件系统集成,加入到最后的解决方案中,为企业的数据中心等提供更高数据压缩的效能……他们还有很多的想法,I2R正在帮助他们实现。

在企业内部创业的 Intrapreneur

内部创业者的兴起

在英特尔,还有很多像Y和L这样的创新实践者,他们被称为“内部创业者”(Intrapreneur)!他们是英特尔这家科技巨头的研发人员、产品经理或者是技术专家,但他们同时也像创业者一样,接触消费者、打磨产品、寻找客户……他们像极了现在流行的“斜杠青年”

提出内部创业者(Intrapreneur)概念的吉福德·平肖三世(Gifford Pinchot III)似乎就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斜杠青年”。他自己是一名咨询顾问,也是创业者、作家、大学创始人。

早在1978年,吉福德·平肖三世就在一篇题为《企业内部创业》(Intra-Corporate Entrepreneurship)的论文中,提出了内部创业者的概念。此后,他又在1985年出版《内部创业:为何你不再需要离开公司成为企业家》(Intrapreneuring: Why You Don't Have to Leave the Corporation to Become an Entrepreneur),对于内部创业者进行了详细的阐述。之后,不仅美国的许多企业开始尝试通过内部创业的形式驱动企业创新,同时许多国内的知名企业,包括华为、美的、联想、万科等也进行了诸多试验和尝试。

但是从实际的操作中来看,如何保证内部创业者可以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持续性的投入以完成创新观点到产品的落地?如何以比较小的投入,给予内部创业者更好的帮助和指导?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内部创业的进一步发展。

但是,开放式创新的兴起,在不经意间竟然和内部创新产生了交集,并且彼此助力,促进了企业的创新加速。关于他们的相知相识和相互助力,我们,下期分享……

内部创业者到底有哪些不同之处?为何英特尔等许多大企业这些年纷纷实践“内部创业者”?开放式创新又是如何助力英特尔的“内部创业者”更好的实践创新的?我们,未完待续……

开放式创新系列连载

法国巴黎银行在中国的“谋定而后动”

戴姆勒在中国的创新“高速”

百年国际巨头为何牵手年轻中国创业者?

看不够

“36氪创新咨询”微信公众号在等你。

扫描下方二维码,或微信搜索“36氪创新咨询”(ID: Kr8-36Kr-Innovation),创新不落人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 管埋员的头像-小北的自留地

    昵称

  • 取消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