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设计师Jony Ive:一个职业技校学生的奋斗史。

家庭教育的重点是如何打好手中的牌,而不是一味地投入筹码。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叁里河”(ID:Sanlihe1),作者星爸爸,36氪经授权发布。

苹果设计师Jony Ive:一个职业技校学生的奋斗史

“强纳肾” 的离职给苹果带来的影响大约是负 80 亿美元,这体现在新闻公开当时苹果股价接近一个点的跌幅。不过与他的贡献比起来,这只是九牛一毛,他主导设计的每一件真正意上的新品发布都会带来苹果市值的大幅增长。

苹果设计师Jony Ive:一个职业技校学生的奋斗史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uk-48801495

光环太过耀眼,人人都在讨论他将做什么、去哪儿,以及他的新工作室 LoveForm 。但 Jony Ive 的故事背后其实还隐藏着一个职业技术学校学生的奋斗史。这个风平浪静的过程可能决定了它并没有多少故事性,因此没被众多人在谈论他的故事时提及。

FT 关于 Ive 离职的文章下面,一个留言恰如其分地表示 :“简单来说,他只是在正确的时间身处正确的地点”。

首先,Ive 不是一个 “合格” 的学生,和乔布斯一样,他有阅读障碍症 (dyslexia)。如果在强调书本教学、死记硬背的应试教育体系里,他会被认为是一个不值得投入太多的笨学生,因为这种无法将发音和文字有效配对的学习障碍症,会导致一个人没办法以正常速度阅读、理解文本。根据公众号丁香妈妈的一篇文章,汉语阅读障碍平均发生率在 8% 左右,“按每个班级 30 人算,平均每班有两人以上”。

但这不是真笨,只是不适合常规的照本宣科式的教育,在创造性思维和艺术和空间感上都比常人更有优势。例如丁香妈妈的举例:一个各科都差,“唯一存在的意义就是被文艺委员抓去为班级的黑板报勾边” 的初中同学。当然终极例子还得是 Jony Ive。

根据自传的记录,Jony Ive 所上的初中是公立学校 Chingford Foundation School。这是一所无论从什么方面看都很平庸的学校,英国政府网站给这所学校打出的分值比全英平均水平稍低,整体上处于中间 37% 的区间。这所学校知名校友除了他就是比他晚了八年入学的贝克汉姆了。

苹果设计师Jony Ive:一个职业技校学生的奋斗史

Jony Ive 的高中 Walton High School 同样平平无奇,政府评分处于平均水平,维基百科页面上校友一栏里除了 Ive 就是两名不算很有名的演员。

苹果设计师Jony Ive:一个职业技校学生的奋斗史

在这个阶段,Ive 在上初中时被诊断出有阅读障碍,但也是在这个阶段,他开始展现出对 “物品工作的内在机制” 的强烈好奇心,说白了就是拆东西装东西。在父亲的支持和鼓励下,Ive 把这种热情一直延续到最后,但他的天赋在上 Walton 不到一年后开始不断通过绘画、设计和制造迸发。

在准备 A-levels 考试时,Jony Ive 为自己选择的专业是设计技术 (design technology)。经过两年的学习,在 1985 年毕业时,他的最终成绩是三个 A,根据自传的统计,这在当年属于全英前 12% 的水平,足以进入剑桥和牛津进修。

但这两个在无数家长心中是推娃成功标志的顶级高校并没能引起 Jony Ive 的兴趣,他最终选择的是纽卡斯尔工程技术学校(Newcastle Polytechnic),因为这里 “一度有英国最好的” 工业设计专业。Jony Ive 在选择学校时听从了自己的内心,并根据自身条件挑选了最佳匹配的对象。

后来的事实证明,在进入这所和他够搭的职业技术学校之后,他找到了更大的舞台,并且顺利地在 “合适的时间出现在合适的地点”。在整个学生生涯,Jony Ive 做对了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的优势发挥到最大,并变转化成了热爱。也可以反过来说把自己热爱的事变成了自己的优势,然后以这个为切入点来做大学和职业选择。

例如在大学选择上,当时的纽卡斯尔工程技术学院相当于现在我国的职业技术学校,从社会地位上来说肯定远远不如专业的设计院校,更不用提牛津剑桥式的世界级名校。但在工业设计这个小领域,由于位于工业带和早期的办学规划,工业设计系早已 “名声在外”,并且录取率只有 10%。当然,申请数量也不高就是了,在 Jony Ivy 去的那一年,只有 250 人申请了这个学校。

John Mike Ive,也就是 Jony Ive 的父亲,也在整个过程中起到了全力支持甚至凭借自己的力量为所有像 Jony Ive 这样的工业设计师铺平道路的作用。在教导儿子上,身为具备高超动手能力的银匠及一名教师,Mike 用一种耐心的教导方式来 ”滋润“ Jony Ive 的设计天赋,让后者以自然的速率成长,而不是 ”像大小威廉姆斯的父亲那样强迫孩子训练“。

比如,他给每年圣诞节 Jony Ive 的私人礼物就是 “不受约束” 的使用工作室一天的时间,只要满足自己手绘出图纸的要求,Mike 就会帮助儿子完成任何 Jony Ive 想要做的东西。这种谦逊温和的态度和对工业设计及制作的热爱毫无保留地传给 Jony Ive,并使他在十三岁时产生将 “画东西和做东西” 作为追求的想法。

不过 Mike 的另一项成就完全不亚于培养了 Jony Ive 这个青史留名的工业设计师。老 Ive 作为教师,“同样领先于时代”,根据 Jony Ive 自传的描述,Mike 被教育选为杰出教师,并获得女王陛下督学的称号,负责全国学校在设计和技术方面的教学工作。

当时正临英国学校系统着手改进职业教育的当口,“设计、木工技术、金属加工和厨艺” 的职业教育专业面临地位低下和资源有限的难处,并且缺少教学标准,没法形成体系。Mike 的贡献是参与到了设计技术的教学改革,使其成为 “英国学校核心课程” 的一部分,把重点从手工艺传授转变为理论知识和实用技巧的系统性学习。这对于后来学习此类专业的学生来说,意义非凡。

纽卡斯尔工程技术学校就是受益的大学之一,在 1992 年英国政府颁布了 《1992 Further and Higher Education Act》法案之后,类似纽卡斯尔技术学校这样的职业技术学校被允许转制为综合性大学,Newcastle Polytechnic 因此变成了现在的诺桑比亚大学。这所大学目前在泰晤士英国大学综合排名中也仅排在 66 位,位于中流。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近年来进行了几次相反的过程,例如 2014 年为了解决 “大学生过剩” 与 “技工严重缺乏” 的矛盾局面,教育部提出将大学扩招后 “专升本” 的六百多家地方本科院校逐步转型为职业技术学校,培养工程师和高级技工等。

与此同时,在高等教育普及,学历面临通胀的现在,中国一二线城市家庭的教育焦虑越来越严重,对优质教育资源的渴求也达到了史无前例的热度。

在眼下中国大城市里的家长疯狂投入家庭资源推娃,把成功的衡量标准交给诸如学历、收入和社会地位等外部因素时,Jony Ive 以阅读障碍症患者的身份,经历普通公立高中和职业技术学院,在银匠父亲的持续影响下最终成为史上收入最高的设计师,这种几乎零投入的逆袭过程本身就是反直觉的。

不过回头看看,Jony Ive 的成功至少在早期是建立在父亲言传身教的家庭教育以及学校里多样化的培养手段的,后者的例子就是作为英国高校入学考试的标准化测试 A-levels 本身就提供了丰富多样的学科组合和对应的考核标准,这有点类似这两年高考制度反复探索的目标。如果没有这两个前提,当初的大专生恐怕是没法成为今天的 Jony Ive 的。

大专生的逆袭这种说法听起来有点夸张,但至少用一个公认的结果告诉我们,有时候在家庭教育中,打好手头的牌比投入更多筹码,指望一把翻盘来得更加有效,也更加实际。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 管埋员

    昵称

  • 取消

    请填写用户信息: